非京牌网约车停止接单1月 京城部分司机开起黑车

来源:jiankangyanjiu.com编辑:admin发表时间:2017-05-04 11:37
查看数0>

  本报讯 (实习生段鹏宇)非京牌网约车已停止接单一个月,笔者在北京多地探访发现,随着网约车平台对非京牌车的限制,黑车市场有抬头趋势。一些黑车司机则明确表示:“刚刚不干网约车”。

  据悉,2016年底,《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》正式发布,延续了此前征求意见稿中“京籍京牌”的要求。3月20日,滴滴逐步停止对北京三环以内地区的非京牌网约车车主派单,到4月滴滴又将这一范围扩大到了全北京地区。滴滴方面表示,该措施只针对平台的专车和快车业务,顺风车等业务不受影响。

  笔者采访发现,随着网约车数量减少,此前被网约车烧钱大战“培养”起来的打车需求出现暂时得不到满足的情况,黑车市场有所抬头。滴滴曾表示,由于运力减少,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打车成功率、等待时长等体验造成影响。

  笔者近日随机乘坐的9辆黑车中,有6位表示曾经是网约车司机,其中3位是外地牌照的车主,3月底才刚刚转向黑车业务。黑车主要是巡游式接单,小部分做“趴活儿”生意。两类车主均加价,“趴活儿”的加价更多。以从三里屯到通州枣园22公里左右的路程为例,滴滴报价58元再加上5元过路费,共计64元。挂LED灯的巡游式黑车开价90元,“趴活儿”的则要200元。

  30岁出头的张宇(化名)3月底已从网约车平台退出。在珠市口天王星KTV趴活的他向笔者表示,自己还不适应黑白颠倒的生活。

  在开网约车的日子里,他每天8点左右从桥湾地铁站附近的家出门,一天开10小时,刨去油钱,平均300元入账。一个月有一万元左右的收入。而如今,只有河北牌照的他再也接不到网约车的订单。每天23时,他才把车开出来,到次日凌晨五六点钟收工。他表示,运气好的时候,能接几个远途的乘客,一晚上挣200多元。“不太确定一个月下来收入多少,但夜里开车太熬人了,我在考虑要不要做下去。”

  采访中,笔者还发现,由于运力减少,出现了一些地区在某个时段供小于求的情况。这除了导致黑车回潮、加价外,一些网约车司机的服务质量也有所下降。“以前,我们的派单率是根据乘客的评价来的,评价高的派单率就高。现在车少了,不在乎乘客的评价了,好坏都不愁没生意。”一位网约车司机说。

  此外,出租车挑活、服务态度差的新闻也时见报端。“偶尔跑几单,让你碰到了。”一位参与“趴活儿”加价的80后出租车司机告诉笔者,“白天的时候不做,不能揽客,市交委不允许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