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南站一男子翻越股道 被进站列车挤压致死

来源:gaoxiaoshenghuo.com编辑:admin发表时间:2017-03-27 14:44
查看数0>

昨天傍晚,微博上便开始不断有人向扬子晚报爆料,说南京南站有一名乘客失足坠落,被夹在列车与站台的缝隙里。

昨晚,南京站发布情况说明:昨天15:43,上海虹桥至汉口D3026/7次列车在到达南京南站进入21号站台时,一年轻男子突然从对面22号站台跳下,横越股道,抢在D3026/7次列车前,试图翻上21号站台未果,被夹在D3026/7次列车1号车厢与站台之间,列车立即停车。车站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拨打电话通知120急救中心、公安和消防部门到现场开展救援,在救援的过程中,120医生宣布该男子死亡。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媛园 季宇轩

现场还原

本报记者昨采访多位目击者

被列车夹住后还滚了一段距离

昨天下午杨先生本来准备乘坐D3027次列车从南京前往武汉,没想到在站台上看到惊人一幕:“我在21号站台,他在对面的22号站台,中间隔了两个轨道。当时车已经进站了,他突然就从站台上跳下来跑向我们这边。”“他背着双肩包,当时列车离他只有五六米。如果他一下子能撑上站台,应该也能保住一命。”但他没有成功,“可能是双肩包太沉,或者地面有点滑,站台又比较高。”总之他只撑到胸前的时候,便没能上来,被进站的列车挤在了站台与列车间。

“双肩包瞬间就被甩出去了,滚在站台上,”站台与列车的距离只有约10厘米,这个距离根本容不下一个人,更别说再加上一个背包。杨先生说,瞬间的摩擦力让该男子在缝隙里滚了起来,大约滚了两个车位,车子停下来,站台上的人们才看到,男子衣服被擦破,破得很厉害,鼻子里不停地往外流血。“车停下来后,他就一直喊叫,但意识和神志感觉也还清楚,有知觉,我们都以为应该没什么事的。”站台上的乘客们也傻了眼,都站在不远处焦急等待120到来。杨先生说,十几分钟后,救护车赶到,随后警方和消防也赶到,“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听到他在叫,所以都以为没什么问题。”但记者了解到,在救援过程中,120医生已经宣告该男子死亡。

“我知道他肯定不行了。”一位在站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有些乘客可能去错了站台,就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爬上另一个站台,可高铁站台和以前普通车的站台不一样,往往他们会高估自己的能力,最后不一定能够翻上来。这种情况我们处理过,瞬间的摩擦力会导致脾脏破裂,一般都是没法救的。”“我当时在车里,我们也很奇怪,为什么到南京了,车就在站台上,不让我们下车。后来才知道出了事。”乘客王女士告诉记者。“我们本来要乘坐D3027次的,后来就转到对面22站台,全部换乘D3007次列车出行。”杨先生说。

惊心救援

列车司机:看到人影,刹车已来不及

救援人员大声提醒:继续呼吸不要睡!

记者了解到事故发生后,南京消防指挥中心调集铁心桥、特勤一中队赶赴现场,对卡在站台缝隙的男子展开救援。在现场的救援人员发现,男子的下身全部卡在站台的缝隙内,救援难度很大。“小伙子,继续呼吸,不要睡!”在救援的过程中,救援人员一直在鼓励安慰被困男子,告诉他千万不要放弃,所有人都在努力!

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救援,消防官兵将月台的面板、混凝土破拆开,最终将男子救出,但经现场的急救人员确认,该男子已无生命体征。

记者在对该动车D3026次的列车驾驶员采访时了解到,D3026次列车在进站时,突然发现前方有个人影,是一男子在爬站台,于是赶紧进行制动,但是还是来不及了,将男子挤压在了站台的缝隙中。目前,男子因何原因跳下站台,还有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。综合江苏广电

市民追问

站台该不该加装安全门?

昨天事故发生后,有市民提出疑问:那么该不该加装屏蔽门以确保安全?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海南高铁环线是全线加装了屏蔽门的,那么海南能装?南京能不能装?

在采访中,记者也听到不同的看法。有的认为高铁不加装屏蔽门是出于成本考虑,“肯定是应该加装的,列车以极快速度通过站台的话,强大的惯性会将人卷入车底。加装屏蔽门肯定更加安全。”但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状况下不一定需要加装。“目前整个世界范围内,都少有国家装高铁屏蔽门。到发线长度是固定的,屏蔽门需要空间是固定的,但目前在跑的车型是多样的,有西门子的,有庞巴迪的,光车型就有ABCD等五种。现在有的站停五种车型,有的停三到四种,这个屏蔽门要装上,可能一个站台上都是门,门都不一定能打得开。”另外,有业内人士认为装了屏蔽门也不能预防死亡,反而可能会产生更大事故,“地铁上屏蔽门夹死人也发生过,所以不能一概而论。”“另外,列车极快速度通过时,产生的风洞效应,也可能瞬间冲破屏蔽门而对旅客造成伤害。目前中国高铁设计,在正线两边还有两个到发线,也就是说在列车高速通过站台时,它与你的距离还是比较远的。”而对于海南环线加装屏蔽门的问题,业内人士表示,海南环线只有庞巴迪一种车型,且海南存在正线站台。

律师观点

赔偿责任该如何界定

北京市中银(南京)律师事务所周健律师表示,无论该男子是在南京南站乘车始发还是中转,乘客的身份是无疑的,其和铁路部门之间就建立了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也是确定的。不要说是中转旅客,即便是没有检票入站的乘客,如果在站内受伤,按照《合同法》第293条的规定,当乘客拿到车票时,其与铁路部门之间就存在了生效的客运合同关系,火车站应在合理的限度内保护乘客的人身、财产安全。因此即便没有检票的乘客在站内受伤,仍可以要求车站赔偿。

从目前铁路客运换乘的常规办法看,一种是出站后,另行购买中转目的地的车票再进站候车;另一种网络时代通行的做法是,下车前已网购中转车票。在下车后不必出站,只要逆着进站的车流线路反向到达检票口,出示车票或者购票信息,检票员会让乘客进入候车大厅候车的。因此无论哪一种方式换乘,从一个常识的判断看,都不应当采取这种穿行在高速运行的列车轨道间走捷径的方式。如果翻越站台的事实成立,那该男子乘车(含中途换乘)行为本身就存在自身主观上的重大过失。按照《合同法》第302条的规定,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旅客伤亡的赔偿责任,如果承运人能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的,承运人无须承担责任。“因为高铁站台不同于地铁站台的拥挤程度,高铁站台只要有明显的警示标线及进站前人工警示即可。合同法第239条,火车站只要在合理的限度内保护乘客的人身安全,也就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”周律师说。

多说一句

还要怎样的刺痛规则才能深入人心

在看了监控视频后,很多人都在揣测这名男子为什么会突然跳下站台。或许是急着赶上这趟列车早点回家看一眼嗷嗷待哺的孩子,或许是等着跟父母团聚,也或者是不想错过和客户的签约……但无论如何,现在的结果可能是,孩子失去了父亲,妻子失去了丈夫,父母失去了儿子,而客户,可能都还不知道你是谁。我们总是急匆匆地去赶一些你以为别人会在意的事情,却最容易忽视最珍视我们的人。

没赶上车,回家晚一会儿,家里人不会责怪的。客户签约,晚一会儿,大不了就是一份工作嘛,没了还可以再找。但生命消失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有些时候,规矩的制定,并不都是要妨碍我们的自由。为什么只有真正遇到危难的时候,才能懂得某些事情是不可为的,才会知道某些规定制定的初衷,其实是为了保护我们免于危难。